bks。

方怎得

《天譴》練筆,無cp向。末日,喪尸,反社會反人類。

“2546年,5月2日。
夏季,可是路上已经结了冰。虽然季节有点反常,但是这样更好。丧尸们会因为天气寒冷而行动迟缓。更有利于我们的行动。我的最后一只圆珠笔芯在刚才的战斗中遗失了。不过还好,这次的休息点以前应该是个学校,我在这里捡到了不少断掉的铅笔。虽然握着有点吃力。
眼前的那个若有若无的太阳形的光斑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好像是被什么强光照射而在视网膜上留下的光斑。奇怪的是,这个光斑已经在我的视网膜上留存很久了。怎么也去不了,不知道是什么的后遗症。
刚才战斗中那种失重感又一次袭来,差点被一只丧尸逮住了空子。
明天我们会继续北上。希望能尽快达到首都。毕竟首都是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也是个最理想的庇护所。希望首都的科学首脑们能够解决现在的困境……”
“滴滴滴,滴滴滴。”
阿诺按掉了六点钟的闹钟。
他揉了揉太阳穴。一晚上都没睡好。做了个噩梦。在梦里,丧尸差点把他的脑子吃了。
他调整好自己。今天他要去面试一份新工作。他已经失业将近半年了。再找不到工作,妻子大概会把铁锅砸在自己脑袋上吧。
走进写字楼的电梯,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违和感。这部电梯很大。电梯里很亮,四周的铁壁被清洁工擦得锃亮。电梯顶部的炽光灯也被擦得很干净。
等等,炽光灯?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用炽光灯?
阿诺仰头一看,太阳形的地中海风的玻璃灯盏反射着强光,刺得他眼睛一痛。
这灯盏的形状……和梦境里那个挥之不去嗯太阳形光斑的形状不谋而合!
“嘎吱嘎吱……”
电梯开始自行启动。而阿诺甚至忘了按下楼层按钮。他感觉到电梯在下降,而且非常快。那种失重的感觉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电梯门打开了,门口黑黝黝的。里面似乎藏着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
一步,两步,三步。
电梯门关住了。
汗毛从头竖起,冷汗不要钱一样往下流。
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
阿诺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护住头部。但是什么也没掉下来。
“第五十八次,45号回到“鸟巢”。实验失败。”
“你是谁!”黑暗里,阿诺什么也看不到,恐惧的本能让他发足狂奔,想要跑回电梯门那里,但是一条条铁条阻挡了他的路,他只能感受到铁笼子的冰冷。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双脚发颤。他不能解释这莫名其妙的恐惧从何而来,但是它实实在在地存在于他的脑海里,仿佛他的身体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啪嗒。”灯被打开。
强光把阿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闪得一痛。回过神来的时候,隔着铁栅栏,熟悉的太阳形白炽灯一颗一颗地镶在低矮的天花板上。
这里原来的主人一定非常富有,而且喜爱收藏古物。不然从哪里能淘来这么旧的工艺的灯盏?早知道白炽灯早在一千年前就停止使用了。
“啧。你怎么又回来了。58号针剂失败。”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脸嫌弃,“试试改进版的59号记忆清除剂。你都试了五十八次了,虽然每次都有改进,但是也不能保证你没有产生抗体……”
颈上一痛。阿诺扭头一看,一支荧绿色的针剂已经插进了他的颈部肌肉。
……
他和那个白大褂大眼瞪小眼。阿诺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这一切。
“啊终于产生抗体了吗。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倒下。真是的,就只有你,我们给你植入了芯片之后只有你记得回来的路。每次都能以不同的方式回到这里来。人类本能和脑部皮层的记忆留下的潜意识真是强大。早知道第一次把你捉回来的时候就不和你聊那么久的天了。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现在反而不好处理了。”白大褂苍白无血色的脸上似乎是有懊悔,这让他看起來像是个孩子,“既然你已经免疫了,又不能囚禁你。你的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诡秘地笑笑,“虽然计划还不是很完美,但是提早实施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地下深处,阿诺还是被关着不能自由行走,只不过笼子可以随着铺设好的轨道滑行。
“既然你也已经快死了,不妨就告诉你好了。”看着阿诺的一脸茫然,医生似乎很高兴,他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吗。”
“什……什么?”阿诺正试图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打开笼子,但是失败了,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
“单细胞生物被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多细胞生物所取代,就只能说明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就是说,如果什么东西被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毁灭,也只能说明前者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人类同理。”白大褂脸上一直带着笑,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和“今天吃什么”这种句子没有什么分别。
往往说出这种句子的人,都具有高度的反社会反人类意识。只不过这个反社会反人类人格话似乎有点多。
没有一点预兆地,白大褂打开了麦克风:“开始投放“天谴”。”
阿诺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不!你不能这样!”他一开始并不想说话,因为他知道,多说多错,想要保命,最好能够安安静静地呆着。只不过这次似乎是他的大脑深处潜意识里发出的指令,并不受他的控制。
“哼,不?”白大褂冷笑一声,“人类犯下的错已经太多了!我只是帮他们提前结束了他们的错误而已!”
“你只不过是我和第一批试验品之一,你有什么资格说不?你做完了实验拿了报酬本来应该回你的世界里去,奈何你对针剂的抵抗力这么强,一次又一次地找到我!”白大褂神色疯狂,“是不是给你植入的芯片太过逼真,你已经陷入了情景里出不来了?嗯?最近是不是总是梦到我给你的情景?”
阿诺冷汗直流,他想起来了。
当初他穷困潦倒,偶然被白大褂发现,做了一笔交易。白大褂在他的脑海中植入了一块芯片。阿诺从芯片里获得的情景里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中断了交易。现在芯片被拔出,记忆却挥之不去成为梦境。内心潜在的的正义感让他一次次地找到白大褂,想要终止他的研究。但是从未成功。
“但是我也应该感谢你,你的情景是模拟得最真实的一个。我从你那里获得大量的数据来改进我的“天谴”。我真是个天才,居然能够想到要通过模拟“天谴”投放后的世界来对它的不足进行改进。”白大褂脸上是盖不住的得意,“现在,没人能抵挡这种病毒!”
阿诺被关在一个有电视机的牢房。只能看新闻的电视机。每天都有同胞在画面中死去。
他看着铁条外面的丧尸,黑紫色的,腐烂的手和长长的指甲。
他忽然想起女儿苹果般的脸庞,和面试那天妻子塞在包里的温热的便当。
里面应该有很多青椒和木耳。他很讨厌吃这个,但是妻子说很有营养。
他从角落里捡起公文包。
把令人作呕的,变质发霉的青椒和木耳一口一口吞了进去。
外面的丧尸还在发出饥饿的吼叫,因为这里还有一具新鲜的人体。

后记:
“嘿,你看这里有个人类的尸体!”
“嗯,死了很久了。”
“哇他也是够惨的,颅骨上有三处裂缝。大概是撞墙自杀的,第一二次角度和力道都不对,第三次才死成。”
“走吧,不要管他了。后面的丧尸还没清干净呢。”

评论
热度(1)

© 方怎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