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s。

方怎得

激情舌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池鲤:

#无限轮回怎么掰弯萧掌门#


1周目
萧掌门回到过去,看着蔡居诚落败。
萧:“……”
蔡居诚当他的沉默是责备自己,推开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蔡居诚叛逃,bad End


2周目
萧掌门回到过去,看着蔡居诚落败
萧:“……继续加油。”
蔡居诚觉得萧疏寒对自己失望了,推开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蔡居诚叛逃,bad End


3周目
萧:“……干的不错。”
蔡居诚搞错了萧疏寒说话的对象,以为在祝贺邱居新战胜自己,推开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Bad End


4周目
萧:“居诚,干的不错。”
蔡居诚觉得萧疏寒在落井下石讽刺自己,推开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Bad End


……


……


……


N周目
萧疏寒冲下金顶一把抱住人群中的蔡居诚,在众人目视下和自己徒弟激情舌吻三分钟,然后趁着蔡居诚晕乎乎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抱起他,宣布道:
以后居诚就是我的道侣,你们的掌门夫人了!
众人:……
蔡居诚:???
邱居新:……嗯?

【双源】《美人鱼》【年上/美人魚AU/有私设】「01」

说在前面的话:

cp为源稚生x源稚女。稚女为美人鱼。

会带着楚路和凯帕玩。

其他cp可能会有,应该很少。

世界观还是和《龙族》一个设定,私设是有,只不过很少,会在文中体现出来的所以也不要问我私设是啥。

以及高亮→虽然是在星爷美人魚上映期间发出来的但是和那部电影沒有任何关系,这个梗是我在上个学期就想好的。在星爷上映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已经发出了征集。我也沒有看过那部电影。

以及我正在考虑改个名字。

—————————————————————————————
【壹】

源稚女有一颗火红色的海螺。


和他的头发的颜色一样。


没有杂质。


如同神话一般美好的,海螺可以听到世上的任何声音。

只是不能选择声音的来源。


就像个精致小巧的随机电台。


当然,在那个时候,源稚女还不知道什么是电台。


这让源稚女在海底的枯燥生活有了一点乐趣。


他喜欢侧躺在柔软的白沙上,海螺盖在一侧耳朵上,聆听从中传来的声音。


有时候是岸上妇人和男子的吵架,还会夹杂着婴儿娇柔的啼哭。


妇人说话很快,吐词连贯,声音尖利。男子声音低哑,只是时不时应两句。



只不过源稚女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说话的调子都像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一样,沉沉的。



尤其是吵架的时候,一字一句从口里蹦出来简直是要把石头砸出一个洞。



有时候是一对情侣咬在耳朵边的情话。



女孩子声音细细的,软软的,男孩子的声音里充满了雄性荷尔蒙。偶尔会有些细软的哼声。就算源稚女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


每当这个时候,源稚女就不得不放下他亲爱的海螺,想点别的事干。


他喜欢晒太阳。



虽然时不时需要下水游一游,免得晒裂了皮肤。



偶尔会躲在礁石背后看看人类的渔船。



顺便提醒游在渔船附近的金枪鱼。


作为报酬,金枪鱼们往往会送给他一点海藻,或者几颗牡蛎。



每到太阳落下海平面,他就会从滑向海底。


海水拂过海藻一样的发丝。


夜晚总是适合用来听故事的。


源稚女喜欢从浅海沿着海底游向深海。


触摸着珊瑚礁石和软沙让他有安全感。


还可以时不时拔一点牡蛎吃。


今天也如此。


他抱着六个牡蛎回到自己的海底小屋中。


是一个天然的海底洞穴。



源稚女把这里布置得很好。



有时候渔船会经过他所在的浅海,搬运货物时偶尔会掉些东西。比如布料碗碟瓶子等等。


源稚女有时候能够捡到这些东西,不过大多数是金枪鱼群带他找到的。



这个海底只有他一条人鱼。


他没有游到过更远,更深的海域。

只不过他曾经听过一群海豚说过,外面的人鱼都生了怪病,他们变得很丑陋,见鱼就抓,见人就咬。


一条年老的海豚,因为游得慢被人鱼的利爪撕裂了鱼尾的一整条肌腱,然后被活着吃掉了。



不过大多数人鱼被人类打死了。



那群海豚从一个遥远的国度来。



他们说,再往西边一点,有一片很大很茂盛的海藻林,林子中心有一位东方巫师,如果实在无聊,可以去找那个巫师玩。巫师是个好人,他帮一只迷路的小海豚走出了那片海藻林。


海豚们奉劝源稚女不要走得太远了,免得被怪病感染了。


源稚女为了感谢他们带来的消息,送了他们很多牡蛎肉。


至于他们吃不吃,就不在源稚女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海豚们走了,身上还挂着源稚女为他们用海藻穿起来的牡蛎。


夜幕降临。


源稚女缩进海藻团里,冬天来了,海水在夜间变得冰冷。

他把红色的海螺扣在耳朵旁。


他希望能听到一点不一样的声音。


他已经希望很久了。


只不过每天都没什么变化。
海螺里传来的很有节奏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是什么呢。


源稚女忍不住把海螺压在了耳朵上。


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从源稚女尖尖的耳朵尖,传到了脑仁里。



电流一样酥麻。


源稚女搓搓红得透亮的耳朵。


心跳?


男性?


莫名的熟悉感。


但是他突然感到孤独。


他想起了那群海豚们说的话。


外面的人鱼都染病了。


世界上,也许只剩下他这么一条人鱼了。


翻身睡觉。


他把自己整个陷进了海藻团里。


只有鱼尾巴在外面一摆一摆。


也许……


明天去找那个传说中的巫师玩一下?


—————————————tbc——————————————

背后世界社团:

这是社团招新的电子杂志哟。

链接一直放不上来就……

截图大法好。

欢迎来到背后世界。


背后世界第二次招新【一】


翻到最后有彩蛋←

“背后世界”————愿你能在世界背后寻得一方土地。

首先,很高兴遇见你。

感谢你在这一份外交辞上花费的几分钟。

可能有点长,但请稍安勿躁。

也许这几分钟,将会改变你接下来的这几年,甚至你的一生。

背后世界,顾名思义,在背后的世界。

一个平时我们不会注意到的世界。

一个被遗忘了的世界。

一个由感情支撑,由温柔组成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抛弃金钱,性欲,贪婪,暴躁与傲慢,收起浑身的棱角,享受着不曾有的安宁与黑暗。

黑暗给人以恐惧,但同时给人以空间。

思想被慢慢地,融化,揉捏,搓洗,晾干。

拼搭成一方小小的土地。

没有别人。

窄小的,不接受虚伪,不接受贪婪,不接受背叛的土地。

即使它还很狭小,即使它还很孱弱。

可它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的生命。

新生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令人兴奋最为美妙的事。

似朝阳,似熙露。

而我们将会用全力,紧紧地贴在它身边,保护它的

荣耀,它的力量。

以血,以肉,以歌。

你。

准备好了吗?

——方怎得

--Should not be outside your hairstyle , gold , or clothing attire , and should be the hidden in the heart , based on the gentleness of theimmortal,personality and peace of mind ,this before god is precious.

[你们的装饰不应是外面的发型、金饰、或衣服的装束,而应是那藏于内心,基于不朽的温柔,和宁静心神的人格,这在天主前才是宝贵的。]

--Most existing truth and rules is boring.

[现存的真理和规则大多是枯燥的]

--Maybe we should go to the world behind.

[或许我们应该去世界背后]

--And…

[然后…]

“背后世界”

【The back of the world .简称B.W.】

其实社团的成立也算是很突然,好像不知道怎样的就出现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拥有了最初的几个人……

社团名字是一时的脑洞,但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尝试挣脱正面现实的迎头痛击,到世界的背后看看,或许能寻得一方宁静的角落,悄悄舔舐平日里被物质或是情感撕裂出的伤口……

所以,B.W.只想给你一个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一个温馨的家,一个可以像孩子一样成长的地方。
其实,作为一个杂志社来说,B.W.算是比较综合的社团,写文、作图、摄影、绘画都有涉及,所以,不用担心你的才华和学习空间会被限制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

然而这个社团现在就像一个新生的小生命,而我们只是生命体中的细胞,虽然说不上能支持它顶天立地、叱咤风云,但是,在看到它能从匍匐地面,对着世界,咿呀学语时,我们真的可以长舒一口气:

“我们真的很努力。”

或许有一天,也有后生如同我们现在谈论某些大大的语气:

“你知道吗?B.W.也很不错呢。”

--And…

[然后…]

--Welcome to the back of the world.

[欢迎来到“背后世界”]

——穆酒


背后世界——愿你能在世界的背后寻得一方土地。
你好,这里是背后世界。

很感谢你们愿意戳进来看这些文字,哪怕只是草草的看几眼。

我们刚成立不久,没有雄厚的实力,也没有耀眼的成绩,我们只有一颗单纯而炽热的心。


作为一个新社团,我们还很弱小,但这意味着我们有巨大的上升空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们不会轻易的许诺,所以不会说“一定会陪你走过人生所有挫折困难”之类的话,我们只能说“如果你遇到了困难,来找我们,我们会尽力的帮助你。”

我们愿意为所有来到背后世界的人提供一个庇护所,这个庇护所虽然不大,但是它至少安全,可以在这里放松警惕而不用担心受到伤害。


如果你需要一个庇护所,或者想和我们一起为别人提供庇护所,那么——
贴吧传送门→ 背后世界吧
门牌号→ 482255979
我们会欢迎你。


再次感谢所有愿意戳进来花几分钟看完这篇东西的人。谢谢。


拒绝查水表谈人生。

大概这样,完毕。
——南诏
第二次招新。

http://www.agoodme.com/views/mobile.html?tid=152d58ffb97474a7&dataFrom=mobile

请放心戳链接。
这是这次招新做的电子杂志。
注意在wifi范围内食用www。
最后有彩蛋哟。

强行瘦金蛤蛤蛤。

别看了就这三个字。

《天譴》練筆,無cp向。末日,喪尸,反社會反人類。

“2546年,5月2日。
夏季,可是路上已经结了冰。虽然季节有点反常,但是这样更好。丧尸们会因为天气寒冷而行动迟缓。更有利于我们的行动。我的最后一只圆珠笔芯在刚才的战斗中遗失了。不过还好,这次的休息点以前应该是个学校,我在这里捡到了不少断掉的铅笔。虽然握着有点吃力。
眼前的那个若有若无的太阳形的光斑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好像是被什么强光照射而在视网膜上留下的光斑。奇怪的是,这个光斑已经在我的视网膜上留存很久了。怎么也去不了,不知道是什么的后遗症。
刚才战斗中那种失重感又一次袭来,差点被一只丧尸逮住了空子。
明天我们会继续北上。希望能尽快达到首都。毕竟首都是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也是个最理想的庇护所。希望首都的科学首脑们能够解决现在的困境……”
“滴滴滴,滴滴滴。”
阿诺按掉了六点钟的闹钟。
他揉了揉太阳穴。一晚上都没睡好。做了个噩梦。在梦里,丧尸差点把他的脑子吃了。
他调整好自己。今天他要去面试一份新工作。他已经失业将近半年了。再找不到工作,妻子大概会把铁锅砸在自己脑袋上吧。
走进写字楼的电梯,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违和感。这部电梯很大。电梯里很亮,四周的铁壁被清洁工擦得锃亮。电梯顶部的炽光灯也被擦得很干净。
等等,炽光灯?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用炽光灯?
阿诺仰头一看,太阳形的地中海风的玻璃灯盏反射着强光,刺得他眼睛一痛。
这灯盏的形状……和梦境里那个挥之不去嗯太阳形光斑的形状不谋而合!
“嘎吱嘎吱……”
电梯开始自行启动。而阿诺甚至忘了按下楼层按钮。他感觉到电梯在下降,而且非常快。那种失重的感觉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电梯门打开了,门口黑黝黝的。里面似乎藏着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
一步,两步,三步。
电梯门关住了。
汗毛从头竖起,冷汗不要钱一样往下流。
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
阿诺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护住头部。但是什么也没掉下来。
“第五十八次,45号回到“鸟巢”。实验失败。”
“你是谁!”黑暗里,阿诺什么也看不到,恐惧的本能让他发足狂奔,想要跑回电梯门那里,但是一条条铁条阻挡了他的路,他只能感受到铁笼子的冰冷。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双脚发颤。他不能解释这莫名其妙的恐惧从何而来,但是它实实在在地存在于他的脑海里,仿佛他的身体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啪嗒。”灯被打开。
强光把阿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闪得一痛。回过神来的时候,隔着铁栅栏,熟悉的太阳形白炽灯一颗一颗地镶在低矮的天花板上。
这里原来的主人一定非常富有,而且喜爱收藏古物。不然从哪里能淘来这么旧的工艺的灯盏?早知道白炽灯早在一千年前就停止使用了。
“啧。你怎么又回来了。58号针剂失败。”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脸嫌弃,“试试改进版的59号记忆清除剂。你都试了五十八次了,虽然每次都有改进,但是也不能保证你没有产生抗体……”
颈上一痛。阿诺扭头一看,一支荧绿色的针剂已经插进了他的颈部肌肉。
……
他和那个白大褂大眼瞪小眼。阿诺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这一切。
“啊终于产生抗体了吗。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倒下。真是的,就只有你,我们给你植入了芯片之后只有你记得回来的路。每次都能以不同的方式回到这里来。人类本能和脑部皮层的记忆留下的潜意识真是强大。早知道第一次把你捉回来的时候就不和你聊那么久的天了。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现在反而不好处理了。”白大褂苍白无血色的脸上似乎是有懊悔,这让他看起來像是个孩子,“既然你已经免疫了,又不能囚禁你。你的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诡秘地笑笑,“虽然计划还不是很完美,但是提早实施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地下深处,阿诺还是被关着不能自由行走,只不过笼子可以随着铺设好的轨道滑行。
“既然你也已经快死了,不妨就告诉你好了。”看着阿诺的一脸茫然,医生似乎很高兴,他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吗。”
“什……什么?”阿诺正试图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打开笼子,但是失败了,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
“单细胞生物被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多细胞生物所取代,就只能说明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就是说,如果什么东西被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毁灭,也只能说明前者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人类同理。”白大褂脸上一直带着笑,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和“今天吃什么”这种句子没有什么分别。
往往说出这种句子的人,都具有高度的反社会反人类意识。只不过这个反社会反人类人格话似乎有点多。
没有一点预兆地,白大褂打开了麦克风:“开始投放“天谴”。”
阿诺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不!你不能这样!”他一开始并不想说话,因为他知道,多说多错,想要保命,最好能够安安静静地呆着。只不过这次似乎是他的大脑深处潜意识里发出的指令,并不受他的控制。
“哼,不?”白大褂冷笑一声,“人类犯下的错已经太多了!我只是帮他们提前结束了他们的错误而已!”
“你只不过是我和第一批试验品之一,你有什么资格说不?你做完了实验拿了报酬本来应该回你的世界里去,奈何你对针剂的抵抗力这么强,一次又一次地找到我!”白大褂神色疯狂,“是不是给你植入的芯片太过逼真,你已经陷入了情景里出不来了?嗯?最近是不是总是梦到我给你的情景?”
阿诺冷汗直流,他想起来了。
当初他穷困潦倒,偶然被白大褂发现,做了一笔交易。白大褂在他的脑海中植入了一块芯片。阿诺从芯片里获得的情景里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中断了交易。现在芯片被拔出,记忆却挥之不去成为梦境。内心潜在的的正义感让他一次次地找到白大褂,想要终止他的研究。但是从未成功。
“但是我也应该感谢你,你的情景是模拟得最真实的一个。我从你那里获得大量的数据来改进我的“天谴”。我真是个天才,居然能够想到要通过模拟“天谴”投放后的世界来对它的不足进行改进。”白大褂脸上是盖不住的得意,“现在,没人能抵挡这种病毒!”
阿诺被关在一个有电视机的牢房。只能看新闻的电视机。每天都有同胞在画面中死去。
他看着铁条外面的丧尸,黑紫色的,腐烂的手和长长的指甲。
他忽然想起女儿苹果般的脸庞,和面试那天妻子塞在包里的温热的便当。
里面应该有很多青椒和木耳。他很讨厌吃这个,但是妻子说很有营养。
他从角落里捡起公文包。
把令人作呕的,变质发霉的青椒和木耳一口一口吞了进去。
外面的丧尸还在发出饥饿的吼叫,因为这里还有一具新鲜的人体。

后记:
“嘿,你看这里有个人类的尸体!”
“嗯,死了很久了。”
“哇他也是够惨的,颅骨上有三处裂缝。大概是撞墙自杀的,第一二次角度和力道都不对,第三次才死成。”
“走吧,不要管他了。后面的丧尸还没清干净呢。”

《四天》的脑洞图。

《四天》 短篇小练笔。脑洞图在另一个文章里

—第一天—

花兴匆匆忙忙地在后台套上了她的工作服。

蕾丝花边点缀在各个地方,让她平白无故地想起了她年轻时候的少女心。

「06:59」

“哎呀你快点啊!”方荣急了。

「07:00」

“来了来了!”

花兴一边撸着袖子,一边急匆匆地跑出来。

方荣把手腕举到她面前:“哟呵,你可真是踏着点上班啊。”

“嘛,没办法嘛,昨晚上睡晚了。”花兴不好意思得笑笑,又一溜烟地冲进了杂物间,隔着一堵墙,原本清脆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08:00」

清晨,就算是处于繁华地段中心的商业街也颇有一种荒无人烟的感觉。

花兴抱着扫帚。

地板很干净,方荣小心翼翼地走着,地摊上二十块钱一对的鞋子并不能防滑。

或许,还有点挤脚?

方荣的脚趾头在鞋子里不安地动了动。

「08:06」

方荣深吸一口气:“……花兴,我——”

“嗯?”正在洗手的花兴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微微带着水汽儿。

「08:06」

“叮铃——”门被打开。

花兴不再看他,转身小跑着去迎接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花兴将紧抱在怀里的点单书递了过去,同时从女仆装的围裙口袋里用两只手指夹出小本子和笔。

“意式现磨黑咖啡,不加糖,加四分之一奶,谢谢。”

来人的手始终揣在口袋里,没有丝毫抽出来的迹象。

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接下那本略微有点沉重的点单书。

他的语速不快,只是要求略多。

“……哦……哦哦,好的先生。”花兴慌忙把点单书夹在腋下,歪着头在小本子上记下来。

“还有什么需要吗先生?”花兴写得飞快,不抬头的问道。

“……先生?”那人已经扭过头看向窗外。

花兴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对面隔着一条马路的玻璃幕墙反射着尖锐的太阳光。

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花兴觉得她应该给这种忧伤的文艺青年留点空间。

嗯,真是特别大度。

「08:11」

方荣用力地绞着咖啡豆。

嘎嘣嘎嘣的带着活力的声音从咖啡机内部响起。

心情挺好。

难得的能和花兴独处的时间。

至于那个客人。

方荣瞟了一眼。

存在感这么低真是大快人心。

有一种和爱人一起磨咖啡的感觉。

真想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这么想着,方荣的手又慢了几分。

「08:15」

花兴坐在前台,耳朵有点烧。

整个店里现在只有他一个客人。

花兴望着他的侧脸。

真的是好漂亮啊。

方荣在后台打着奶油,看着花兴,手中的动作慢下来。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啧。

长得好看了不起吗。

方荣愤愤的想着,不合脚的新鞋嘲笑似的又紧几分。

「09:00」

开始忙碌起来。

虽然是周二,但是放着暑假,年轻而有活力套着短裙的女孩子们结伴而来。

花兴被到处点名,方荣更是忙的团团转,在后台这一块不大的地方来回穿梭。

「12:00」

家对面那棵树上的知了应在狂叫了吧。

终于捞得片刻喘息时间的方荣坐在高椅上发愣。

开足了空调的店外边是滚烫的瓷砖路。

早上的第一位客人——那个男人仍然雷打不动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他已经干掉了六杯意式。

眼神动作表情都没有变过。

如果不是时不时呷一口咖啡的动作,方荣会以为他猝死在这里了。

有什么好看的啊。

方荣也几次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

不是一无所获,就是被对面商场大厦玻璃幕墙所反射的光晃得必须移开视线。

“也不怕被闪瞎了。”方荣小声地嘟囔着,语气因为花兴不断游移到那个男人身上的眼神而平添了一抹愤然。

「23:00」

夜已深。

商业街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花兴正在把最后一张抹布拧干。

方荣已经收拾好了后台。

店面的钥匙已经捏在手里。

花兴走出来,方荣在她身后锁门。

铁链哗啦啦地响。

“……花兴?”方荣的声音在铁链的掩盖下几乎微不可闻。

“嗯?”即便如此,花兴还是捕捉住了。

“……我……”方荣有一点扭捏。

“什么?”

花兴突然有点期待,因为她好像已经知道了方荣想说什么。

她不得不承认,她有点急切了。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方荣转过身来,气血上涌,整张脸红透了。

男性特有的声线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耳边。
花兴突然有点不确定。

不确定她听到的语句和她所想的是否一致。

所以她遵循她内心的答案回答了。

“……好啊。我也喜欢你。”

花兴的眼睛在夜空下熠熠生光。

“……好!”

方荣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

他甚至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他的手告诉他它已经准备好了。

十指相扣。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美的星空了。

不是吗。

←第一天end→

LOFTER这个小婊砸手机为什么不能打标题。
照片是我的手稿辣。
一个漂亮的阳光天。
本来八月份就打好了的结果一直没发出来。
看了看那个两位数的粉丝还有许多僵尸粉……
我是不是应该辛勤努力了起来呢……
不是大触就应该努力成为大触嘛。




『老旧人』 

原名 故人入门
             
b y   方怎得
#瓶邪##静候灵归##815贺文##盗笔#


吴家小三爷今儿个一大早就起来了。
王盟就纳了闷了,自家爷都大半年没出门了,吃喝拉撒睡都在他这一亩三分地里,有事只会叫自己跑腿,怎么今儿个起得这么早。

不一会,王盟就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响声。

嗯?

不对丫。

虽说一楼到二楼的木质楼梯年久失修,平时踩重了都嘎吱嘎吱的响。

可老板那个神经病听不得楼梯响的声音,平时他上去拿个茶叶都要轻手轻脚的跟踩梅花桩似的。

有点声音就要扣工资。

小老板自己上去就不用说了,十多年前突然开始神出鬼没的,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是常有的事,回来之后啊,那身手,简直是质一样的飞跃,走路都悄没声的。

有一天,他有点尿急,小老板还在楼上午睡,怕一上去被他吵醒了工资就不翼而飞,于是他决定去了离铺子足足有两条街的远的公厕,嘘了一半,正是酣畅淋漓的时候,一偏头,看到一鬼影在后头,自己没憋住,“嗷”的一声嚎了出来。

剩下半截尿硬生生地给憋回了肚子里。

那滋味,酸爽。

一回头,小老板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阴恻恻地笑。

果然出去历练过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原来一个宅男硬生生被练成了气场强大的男人。

内心默默地吐槽着,手上迅速地拉上了裤链。

“小子,不锁门就敢跑出来,能耐啊。嗯?”

妈呀小老板您别这样小的受不住了。

“扣半个月工资。长点记性吧你。”英明神武的小老板转着手里的钥匙扣长扬而去。

……王盟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除了这神出鬼没的身手之外,一系列的怪癖也在小老板消失了若干个月之后再次回来的时候一一体现出来。

就比如前面说的听不得一点点异动。
特别是那种因为木头年久失修受到外力挤压而产生的声音。

说是听到这个声音会让他想起碱面的味道。

虽然王盟并不能想的出来这两个东西之间有个什么卵的联系。

然而,老板的话就是圣旨,是真理,是工资。

妈的,小店员也不好当啊。

王盟腹诽着。

不仅要给老板看铺子,过了几年突然就要莫名其妙地在和老板做一些单独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连起来就能嗅到一股浓浓的阴谋……呸,谋略的味道的事。

王盟摸着下巴思考着。

是不是该叫老板给自己加工资了。
那前几年自己那如同生活在梅花桩上让自己练就了一身好轻功的生活一定是在考验自己对吧对吧!

想那十多年前,小老板还是一个好奇心稍微有点强的宅男而已啊。

平时没事看点拓本,偶尔出门遛一遛他那小金杯。

全无气场。

这不才几年呢,这吴家小三爷工于心计的名头就已经在道上叫得响了。
这变化也太快了。

王盟就这么一思考,一犹豫,自家小老板就已经从二楼嘎吱嘎吱地下来了。

小老板,哦,不,现在已经是老板了。

老板站在门口,逆着光,一只行李箱放在他的脚边。

“老板要出去啊?”王盟现在都对那只行李箱有阴影了,只要它一出现,就代表着他又要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做着奇怪的事用十天乃至一个月来思念他在看铺子的时候的悠哉日子了。

“嗯。”

“噢,那老板你等等我去收拾东西。”王盟蹭地跳起来,往二楼走。

王盟现在也是一个大伙计了。

听道上的老人说,当年的大老板,也就是现在老板的三叔,也有这么一个大伙计又忠心又身手不凡的狠角色。

想到这里王盟搔了搔头。

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照这个势头,没多久他就离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不远了。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他刚迈出去一步,就被喊停了。

“不,这次你不用去了。”

“啥?”王盟有点蒙,怎么了这是。

每次老板一拿这个行李箱他就条件反射要去收拾东西,怎么这次不用了?

“这次没什么危险,你用不着去。”

“噢……那老板你要去干嘛啊?”说完王盟就想给自已一耳刮子,老板去干嘛他管得着么。

“去……接一个人。”他顿了顿,补充道,“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和我一起去。要是联系不上我也没事。”

朋友?

王盟突然懂了。

那是,老板的朋友们都来了,要他干什么,又不是皇帝出门,老板也不是个要带小厮的人。

“……噢。那去接谁啊。”

话音刚落。

妈的,王盟你就不能想点记性么!

怪不得老板要扣你工资!

王盟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

老板逆着光,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王盟心里有点忐忑。

妈的!你看吧!又是半个月工资没了!

你就自己作自己吧你!

老板整了整衣领。

“去接……一个故人。”

古旧的空气均匀的被抹平,纸格子外的阳光透过来,灰尘在方块里飞溅。

似乎听到一声喟叹,王盟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着老板。

老板早已走出门外。

外面,有一辆车在等他。

里面坐满了以前的老朋友,旧人。

←end→

啊最近忙到死。

什么社团作业学校专栏然后决定好好学习各种沾床就睡的日子。

爹娘说要不给我去学画画吧我说可以啊他们表示还要考虑一下。

买了两件基三的周边想要等老爹生日的时候送给他不曾想那个是预售没有这么快发货。

郁闷。

最近心情也不好。

到了新地方有一种落单了的感觉。

果然我还是比较适合独来独往么。

基友我想你了。



比以前的狗爬字好多了



我深爱这世界,就如同我曾经深爱眼前这姑娘。


© 方怎得 | Powered by LOFTER